红尘滴红尘 - 白日宣淫 知易行难(NPH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王知意一脸颓废地坐在那里吃早餐,对面做着她的“好弟弟”,好弟弟现在正慢条斯理地给一块面包涂果酱,手法精炼、娴熟。

    每一个动作都不失优雅、高贵,清新脱俗。

    按说看到这样一幅画面本该开心地欣赏一番的。

    但王知意却没这个心情,她觉得自己现在很有负罪感,作为姐姐,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在梦里意淫自己的弟弟,哪怕这位弟弟不是自己亲生的。

    突然,一块沾好果酱的面包递到自己嘴边,王知意下意识一口咬住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了眼递东西给自己的人,对方已经收回手,并且在用一块看起来价值不菲的手帕擦拭上面根本不存在的污渍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昨晚好像梦到你了。”漆易杰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???

    王知意万万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巧合的事儿,自己梦见跟弟弟做爱,而同一时间弟弟也梦到了自己,他的梦里两人做了什么?不会也是……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试图把自己脑子里这些乱七八糟的肮脏想法通通甩出去。

    “姐姐你猜,梦里我们两个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漆易杰的问题把她瞬间拉回现实,然而王知意的脑内却已经暂时不工作了,她怯怯地回答:“猜不出……”

    刚刚的颓废状态非但没有好,反而更加严重了怎么办?

    “那还是我来揭晓答案吧!”漆易杰似乎很好心情地在主动帮两个人的话题往下延续,并且与此同时起身来到王知意旁边的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他看着王知意,几个字几个字的往外蹦,“姐姐,昨晚,我梦到,我在,操你。”

    外表看着清纯干净的人,嘴里却说着粗俗黄暴的字眼。王知意被漆易杰的震惊到,一个手抖,牛奶被子没拿稳顿时洒了一半出来。

    好巧不巧其中相当多的一部分又洒在了漆易杰的身上。

    王知意不知道平时有洁癖的漆易杰当时的内心活动是怎样的,但事后她想起来对此只想说两个字:活该。

    但是当下她还来不及想太多,连忙拿起一旁的纸巾帮漆易杰擦拭衣服,慌乱之中,她的手莫名其妙的碰到了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。

    起初王知意还愣了下,心说这里怎么还有一条不知名物体?随即才反应过来,漆易杰可是个正值青春年少血气方刚的少年。

    眼看着那根“不知为何物”转瞬间就有要抬头的架势,漆易杰的家居服是宽松的版型,因此下面的形状此刻可以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好家伙,这孩子发育得属实不错啊。王知意暗暗想着。随后,她恨不得立刻扇自己一巴掌,不晓得最近到底是怎么了,难不成太久没有男人了?

    可是自己在遇到顾南行之前从来都没有过现在这类状态,难不成跟那些疯子在一起久了,耳濡目染的,也会变成疯子?

    王知意在一边疯狂仇恨亲男友的空档,漆易杰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,表情诚恳、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真挚地瞅着她,像极了幼时她养在屋前的那只小奶狗。

    她的心瞬间融化了,任何漆易杰牵着自己的手往他下面带。漆易杰一边带一边怕她跑了似的哀求,“唔~好难受,可以帮帮我吗?”

    鬼使神差的,她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说:昨天的收藏太惨淡了。。。哭辽。。。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