魏承泽 - 番外(5)姑姑姑父二更~ 落在枝头凤凰是个断翅(BDSM 性虐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清脆动听的笑好像在嘲讽他是矮子。

    细嫩的手捏住他怎么也勾不到的杯子拿下来,放在了他的面前,空气里融入一股怪异的香水味。

    “小矮子,长得这么低。”

    他回头瞪着她,女人略作惊讶挑了挑眉:“跟我哥哥长得还蛮像的啊。生气起来都是这张木头一样死鱼脸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死鱼脸。”

    “遗传了你妈妈吧,有点可爱,带个假发就是女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女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小孩子怎么这么无趣,连玩笑都不会开了?”

    他拿着杯子放在水龙头下面接水,抱起来咕咚咕咚往嘴里灌去。

    女人在一旁沏着咖啡:“楼上你爸妈打架呢?”

    “是我爸爸打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了,连家里怎么会有女人打男人。”

    咖啡的颜色像是泥土,咕咕灌进杯子,一股莫名的香味有些勾引人,他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想喝?”连戈雅晃着杯子,看他单纯的眼神也在跟随着杯子晃动。

    当着他的面,将咖啡灌进了自己口中。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瞪着她。

    “再长大点啊小蠢货,真期待你能变成什么男人,以后是不是也会对自己的老婆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生一个孩子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你这小鬼,还会开大人玩笑呢!我才不要生。”

    用手指点了点他的额头,含笑里露着对他的蔑视:“生出来你这种小恶魔,我得恨死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老公,会打你吗?”

    她嘴角笑算不上有多好看,但一定是难看的:“叫姑姑。”

    “你回答我的问题,我就叫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她放下咖啡杯子离开,男孩儿抱着冰凉的玻璃杯,看着她走了,不知道来这栋主楼做什么,她总是喜欢来这里,可这里也不是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主楼门口进来了一个男人,那是姑父,比她个子很高,站在她的面前说了些什么,伸手抓住她的胳膊粗鲁逮出去。

    他笑,抿着凉凉的白开水,杯子下面的嘴角笑的很是开心,期待着她被收拾,谁让她刚才把他当成一个小蠢货来看。

    “你投诉的,嗯?”

    面前白纸文件放在她的眼下抖了抖,男人语气似是气笑又在酝酿着下一步该不该伸出手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?”

    “连戈雅,你最好是自己承认,别逼着我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我承不承认,你都会对我动手。”

    他扔下文件,抓着她的头发往楼上拖,几根秀发断裂在他的手中,吃痛的闭上眼。

    他大步跨着台阶笑了:“你真做的不错,向监督局投诉我这个省长?以为换了个省我就追查不到你了?我真是想看看你哪里来的自信,是觉得不会被我发现,还是不会被我给弄死!”

    人突然拽不动了。

    回头看去,她双手扒着旋转楼梯栏杆的一根柱子,被薅痛的头发也仍然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两秒钟的时间松手。”

    她面无表情抱着栏杆不说话。

    男人松开了手,下一秒便抬脚往她身上猛踹去。

    看着她猝不及防的动作,受惊的手没有抓好,直接朝着宽窄楼梯咚咚滚下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头顶传来男人脚步声,又突然踢着她的腹部,将她踹去旋转楼梯的拐角,直接滚落到了一楼地上。

    连戈雅满头大汗从地上爬起来,呼喘着不稳的气息,朝着门口一瘸一拐的大步跑。

    詹朝宗叁两步追上,抽出皮带的同时,将她踹倒在地,她急忙抱头,果然那根皮带是朝着她的脸来的。

    在连家里,她可以随心所欲的出门,也正因为詹朝宗管不了她的自由,所以打她的时候总会朝着脸上打,那些口罩都遮掩不住的伤口,便会阻止她出门,见人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多狠多奸诈啊,各种办法都有,她抱着头的手被踩住,皮鞋无情往下碾压,冷冷命令。

    “手拿开。”

    她一言不发,两条胳膊挡住脸,踩痛的手背传来皮裂的痛苦,眼泪黏湿在衣袖上。

    “跪起来。”

    连戈雅咬住牙,等待着他的脚移开,翻过身体从地上爬起来,双膝落地跪倒在他的面前,臣服的姿态低头压在他的胯下。

    “该叫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

    他的笑很是动人,抓起那头破裂的碎发往上提:“最后问你一次,是不是你投诉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您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皮带甩起的瞬间还是划过了她的脸皮,眼泪飙出,她想举起手捂住,腹部被皮鞋坚硬的鞋尖跺上。

    “额啊!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以为我是没有证据?投诉怎么不找个好一点的理由呢,以为换了个名字和身份证号我找不出来你?说我家暴女人,败坏了党的优良作风,呵,我真是要被你给气笑了,今天这顿打,你必须挨,懂吗?”

    她垂头闭上眼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巴掌划过脸扭去:“我让你说话呢!主人说的话为什么不回答!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是!”

    “承认了?”他在笑。

    接踵而来的巴掌抽的皮也掉下来,她都感觉的出来已经疼成了一颗猪头,皮带在身旁甩了甩,他往后退了两步,猛地往她肩膀甩上!

    “啊…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投诉了有什么用?我的官职可比你想象大的多啊,就算是你被我抽死在这里,也别想着能有一个会给你报仇的法律。”

    连戈雅捂住脸抖着肩膀失控哈哈大笑出声。

    她总是喜欢笑,无论是开心还是难过,被一边抽一边笑,也成了詹朝宗喜欢看她的表演。

    身上穿的连衣裙被抽烂破开,里面血丝流的染红了粉色裙子,笑的眼睛眯起挤出来泪,越流越多。

    脸上被抽打的增添上一道道新的疤痕,肉终于是抽烂了,刺痛感她尝过很多次,到现在已经麻木。

    “詹朝宗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攥紧皮带发狠往她脖子上甩:“该叫什么称呼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!给我大声叫出来!”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她发抖的牙齿打颤,终于是不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大声点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“主人!”

    他停下了皮带,往地上一扔,呼吸急促的想要平复下来:“你想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女人仰起头,眼睛下面的皮往下翻,血顺着下巴一滴滴流在地板上,一张宛如鬼的肮脏血脸,露出卑微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我做了绝育,输卵管切断了,随便你怎么操,我都不会有孩子。”

    他眼睛微愕睁大。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伸出巴掌朝她脸上扇,却发现自己的手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女人跪在地上,手掌撑住地面,慢慢朝他爬过来,用带血的半张脸蹭上他的裤脚,一条被打遍体鳞伤的狗,来祈求获得主人的宠溺,微笑着对他说。

    “我是主人的,以后就是主人真正的容器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詹朝宗分不清她是真的在讨好他,还是为了报复他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做绝育的?”

    明明生气,可他的声音却连自己都觉得平静过分。

    她眨着眼睛,笑容渐渐平下:“主人不喜欢?只是为了能让主人更好的把我当做狗来使用。”

    他闭上眼,放在她头顶上的手,迟迟没有用力去抓住。

    带她去连家的医院检查了一番,她做的的确是不可逆绝育手术,而且是去小医院做的,子宫里面受损严重,需要在医院里住院观察,不然很可能变成癌症。

    那段时间,詹朝宗常常待在病房外的客厅里沉默着冥想。

    他询问了很多医生,没有一个能让她重新怀上孕。

    沉默持续了两个多月。

    在她出院的时候,又重新对她捡起暴虐,不断往她身上抽和打,似乎是为了泄愤,手劲要比原来狠了很多。

    他虽然什么都没说,但是他恨她,对失去永远不能拥有一个孩子的恨意,在她身上虐打,连同以后那份孩子的希望,留下一道不可磨灭的血痕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