魏承泽 - 关在办公室的一周被当作容器二更~ 落在枝头凤凰是个断翅(BDSM 性虐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“颁奖典礼上的衣服,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连胤衡笑着揉她的脑袋问。

    没有生气的意思,宓卿摇头:“贱狗,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头顶上的大手慢慢抓起她的发丝,可怕的笑容放大在她的眼中,嘴边弧度是令人沉醉的深渊,她心脏越跳越快,已经丝毫不敢吭声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“没有下一次。”

    男人揪痛她的头皮这么说道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用嘴巴卖力干活让他射出来了四次。

    一直持续到凌晨四点钟,嘴角和舌根的皮都出了血丝,他坐在那里只是享受,一边工作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对她太过分的殴打,可宓卿在恐惧中生怕下一秒巴掌就从头顶抡过来。

    结束后,她嘴唇含肿了,连说话碰着嘴皮都痛,精液味道腥臭,刷牙精力也没,倒在办公桌下靠着身后挡板睡着。

    剧组的拍摄进程又被往后延迟了半个月,在办公室里跟他纵欲了一周,来这里就是把自己奉献给他当做容器,任由他的灌精和折磨,一步也没出过办公室里的休息室。

    每日每夜,只要他处理完工作进来,她便要摆好姿势被融入。

    操的她哭天喊地绝望时,宓卿总能想到那些被关在连家庄园的女人们,比她更痛苦和绝望,只是七天她便受不了了,更何况她们的几年。

    她绝对,绝对不要变成那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跟连胤衡征求到了两天的回家时间。

    她家在榕城,一周前原本打算颁奖典礼结束后就回家的,结果被男人一通电话命令,又不得不回来。

    临走前,又在她的口袋里塞了一张卡,上次给她的那张卡,也一分没有花。

    爸妈听说她要回来后,在饭店预定好了位置,宓卿来了才发现,还有几个不是很熟的亲戚也在。

    “哎呀卿卿!大明星回来了哈哈哈,来坐来坐。”

    她摘下口罩露出笑,果然听他们的问题问来问去也只是那几个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在剧组里能拿多少片酬啊!按小时计费啊?”

    “听你妈说上次给她打了叁百多万乐坏了啊!现在变得这么有名气,我前几天还在网上看到你跟一个十九岁的男孩儿在一块呢!”

    妈妈在一旁阻拦:“什么啊!那是狗仔拍的,别信,假的假的!”

    “我看那孩子长得挺帅啊!”

    “卿卿在柳市有男朋友没?你大学毕业之后就在那了,不会现在还没男朋友吧,大学没谈?”

    “咋这么问呢,人家现在是明星!明星不能谈恋爱的知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哎呦,我看那好多明星不也谈了嘛,你现在二十五,早点结婚也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宓卿勾起耳边的发丝,点头笑笑:“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妈妈坐在一旁替她拦着那些亲戚:“都行了啊!我女儿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别问这些事儿,让她好好吃饭!”

    “瞧瞧你妈不说,心里也急坏了吧。”

    饭吃到一半,她实在没胃口,抬头看去她爸的脸色也不是很好,妈妈低头小声跟她说:“今天我跟你爸在商场逛街碰到这些亲戚,你别介意啊,回去妈再给你做点好吃的!”

    “没事妈,我去下卫生间。”

    “欸好,要不要戴口罩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就在拐角。”

    她回来时,刚要关门,就听到身后有人喊她。

    宓卿回头,发现是熟人。

    “卿姐,没想到在这中餐馆也能碰到您啊!”女人急忙朝她跑过来,里面她爸妈一脸警惕问:“卿卿,这是谁啊?”

    她赶忙道:“她是我的化妆师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们好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化妆师!谢谢你平时给我家卿卿化妆啊,吃过饭了吗?要不进来一块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不用了,谢谢阿姨!”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抓住宓卿的衣角,挤着眼睛:“卿姐,我有点事想告诉你!”

    宓卿看了眼外面,用下巴指指安全通道出口:“去那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关于您的娱乐新闻我看到了!前两天我在一个剧组里面听演员说的,张邈被从经纪公司给开了,照片出来第二天就进了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的那个剧组导演本来是想找他,但听到了他一点不好的传闻,据说在别的剧组里打人,?他准备打听,结果就打听到在医院里躺着,身上六处骨折,最可怜的是还欠着经纪公司五百万的违约金。”

    安全通道的回音有些大,传在她耳朵里嗡嗡的,宓卿环绕着周围暗处的地方,一番无奈问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?”

    她一脸诧异:“上次我给您化妆,不是听到他是您的小迷弟嘛,我以为网上那张照片,是您有心帮他积攒人气,原来不是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是我多嘴了,不好意思啊卿姐,我就是觉得那小孩子可怜,才十九岁不知道是圈里人谁下的手给他逼上这种绝路。”

    这种做法,换谁都是会认为娱乐公司的人做出来的,只是宓卿却想到了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实在抱歉打扰到您吃饭了,卿姐我先送您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不用。”

    宓卿思来想去,还是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他在哪家医院住院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知道!上次颁奖典礼结束第二天就出事了,在榕城第一人民医院呢。”

    待家里犹豫了两夜,宓卿经不住愧疚心折磨,还是来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打听了他的位置,原本只是想将银行卡放在信封里找人送过去,可护士们都怕这是个麻烦不肯接手。

    也对,毕竟她带着口罩和帽子看起来怎么都不像是个“好人”。

    找到了他的病房,还没踏进去,先听到了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“呜别,别啊医生!求您轻点,我真的要疼死了!”

    隔壁床的老大爷喊着:“小伙子你年轻力壮,骨个折休息两月就好了,你知足吧!我年轻时都没你这么弱。”

    她打开了房门,面对着医生叹气的动作,张邈落下两眼滴泪,却在抬头看到她的那一刻,两眼立即泛光,嘴角露展兴奋的笑!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