魏承泽 - 她的卖力把精液吞下去(H) 落在枝头凤凰是个断翅(BDSM 性虐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娱乐圈十九岁小生与漂亮姐姐的爱意。

    附上一张提裙角抓拍的照片,宓卿脸上的淡定被人模糊,硬是把嘴角p的微微勾笑,滤镜磨得亲妈都不认。

    “真有这些网友的厉害。”徐潇看了都气的想掂刀杀人。

    因为连胤衡到现在还没联系上,所以这张照片在网络疯传迟迟没有被删除,所管控宓卿的网络公司也只听连胤衡的管控。

    宓卿第n次挂断了电话,是爸妈轮番上阵给她打的。

    徐潇惊叹:“伯母还能认得出来您呢?您皮肤本来长得就白,加上这滤镜,跟个白灰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她想开玩笑的话,欲言又止,宓卿闻言笑笑,拿起杂志继续看了起来:“不用管,这又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的确,只是狗仔偶然抓拍的照片而已,又没炒绯闻,一次笑话网友乐乐就过去了,官博也用不着发澄清,这次的照片给张邈带来了不少的热度。

    可问题就在于,照片上这么近的距离,那男人不生气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宓卿看着淡定,手中握住的书在不断拧皱,手指泛白,一点也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卿姐,要喝茶吗?这家酒店的茶听说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都行。”

    她语气听起来软绵无力,手心泛着痒意,那是恐惧,这种明知道马上就要挨打还没办法改变的现状,简直糟糕透了。

    徐潇刚拨通酒店内线电话,手机便响了。

    她匆忙挂断面前的,去拿出口袋里的手机,赶忙接起来:“石助理。”

    “衣服不是这个牌子?可,昨天和前天都是雷阵雨,这件衣服是好不容易送过来的,没有别的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直播您看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还有今天早上被发出的照片,是昨晚那个少年堵在地下车库里等卿姐,被狗仔拍到了。”

    她尽力解释着为她洗白,拉裙角显然是那个少年不懂事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之后急忙跑过去告诉宓卿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网上的那张照片已经消失匿迹,再也找不到踪迹了。

    连胤衡站直身子,秦学义为他包扎着腰上的伤口,角度仰望着背上结实的肌肉,身材近乎完美的水准,不要留下伤疤才是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,您尽量不要久坐,也不要过多纵欲,四天之内就会好。”

    脚边掉落的全都是带血的绷带,他穿上黑色衬衣,指尖扭上纽扣,脸色看起来并不怎么愉快,秦学义知道这绝对不是因为伤口的事。

    “查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石硕将电脑转过来给他看:“品牌来源是叁河产业的,在高档服装领域口碑属于一线。”

    “她穿的那件衣服是叁河那个女人给她的?”

    “有这个可能,我原本为宓小姐准备的服装还在机场排队等待着送出,并没有到她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纽扣系完,连胤衡敲打着键盘,调出刚才的照片:“那这张照片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地下车库的监控有拍到,是这个男生故意的,宓小姐有躲开,下一秒两个人就分开了。”石硕找寻着监控给他看,他却没瞥一眼,拿起大衣穿上,声音冷的在谷底中回荡。

    “怎么收拾,你应该比我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秦学义见他去到办公室,才松口气整理着药箱:“我说你们这两天都在公司里通宵开会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送您回去吧,楼下为您备好了车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开车来的,注意点连先生,他这么重欲的人,保不齐伤口明天就能裂开,记得把他的行程告诉我,我也不用那么着急赶飞机。”

    石硕礼貌笑笑:“不会的,最近两位的感情很好。”

    他眉骨一挑,拿着手中的药瓶回头看他,诧异的扬声高调: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上次还把人给做到发烧呢,怎么就突然进展这么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能过问的。”

    “害,你也是木头一个,真期待你会为了什么女人动情。”

    合上箱子,秦学义单肩背上,对他弹了个舌:“先走了,我回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您慢走。”

    过于礼貌让人对他的距离总是保持在两米开外,秦学义向来喜欢看透人的身体,对他这身皮囊之下也感兴趣了几分,视线笑意多停留了几秒。

    “石助理,我有没有告诉过你,我母亲是算命的。”

    他不明所以的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看他用下巴指了指他,推着鼻梁上的眼镜:“最近你有凶恶和桃花,这两个应该是连一块吧,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医生都信科学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跟死神做斗争的,总得有个第二技能。”

    口舌交融的搅拌,口水镀满光亮的殷红粉色,滋滋吸入的响声不断在舌中反复舔舐,嘴巴渐渐塞满的越来越鼓,舌头下托着口中粗大的肉棒,喉咙紧跟往下压低。

    头顶的大手放置,却迟迟没有动,宓卿心中多了分慌乱,心脏开始快速弹跳起来。

    “再深。”

    略有沙哑的声音听着分外性感,她无心去感知这声音的情绪,快速照着命令去做,用力压低深喉。

    龟头插入喉咙的神经处终于是忍不住紧缩喉咙呕出声音。

    头顶上的手在使力,并不允许她抬起来。

    “呕——呕!”

    “夹的真紧。”他夸奖。

    泛泪的眼眶逐渐变红,用力压下去来表明自己的决心,不断刺激着肉棒上神经,口水已经堵满了,搅拌粘稠,顺着嘴角撑裂的缝隙开始往外流。

    “呕——”

    终于是忍不住,声音过于夸张,他的大手抚摸到了纤细的脖子上,那里有肉棒堵住鼓起来的痕迹,格外慎人。

    “呵,不错。”

    男人含着笑意,似乎没那么生气,这让宓卿跪姿僵硬也逐渐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乘坐飞机回来柳市的这一刻,到他办公室里,就一直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幻想着该有怎样的惩罚来使用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可好在只是让她舔,没有暴力也没威胁和扇打,已经是格外感恩了。

    喉咙猝不及防迎接着射出的精液,她分神被强制拽回来,赶忙咕咚咕咚往下咽,不能流出一滴。

    “唔,唔……”

    射完了后,被漂亮修长的手指捏住下巴往上抬,宓卿泪眼都泛着淫荡,张开嘴巴让他去瞧嘴里面仅剩一点的白色精液。

    连胤衡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脑袋,深情的眸中颇腻:“做的不错,小狗。”

    咕咚。

    最后一点也咽下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主人夸奖。”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