魏承泽 - 想守护的家人 落在枝头凤凰是个断翅(BDSM 性虐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“伤有点严重,我先给你退烧。”

    宓卿闭上了沉重的眼皮,呼吸急促快要睡着了,一只手被从被子里拿了出来,冰凉的液体涂抹在皮肤上,紧接着,扎入了一针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睡了过去,过了多久也不知道,脑子烧的让她理智不清不楚,身子时不时的就开始打冷颤,房间温度调高,她还是那样。

    从早晨一直睡到黄昏,外面雨都停了,她总算是醒了。

    “秦医生。”

    干燥嘶哑的声音在房间里格外的突兀,坐在那里打瞌睡的秦学义,被这一声唤醒,捏着疲惫的眼角,撑着沙发扶手起身。

    “感觉怎么样,好点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咽着口水来缓解自己干涸的喉咙:“好多了,鼻子也通畅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,把这药吃了。”

    宓卿撑着软弱无力胳膊,艰难坐起来,低头看到自己身上穿着一件连胤衡的黑色衬衫。

    接过药的手都在打颤,闷头扔进嘴里,拿着水杯咕咚咕咚下咽,干渴的状态总算是缓解了不少。

    秦学义从桌子上拿过方形眼镜戴上:“做噩梦挺严重的吧。”

    她拿着杯子的手一抖:“我说什么梦话了?”

    “反正,我是挺不好意思说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本就没几分红润的脸皮变得更白了,脸颊打肿即便涂了药,还是很明显的鼓包,整个人病恹恹的垂着头,霜打的茄子一样蔫蔫的。

    他干笑:“犯不着,我以前也听过几次,你被他弄发烧的次数还挺多的,今早六点钟就被他助理叫醒,给我买了一张最近的机票飞过来,算你好运,没烧坏脑子。”

    宓卿扯出一个极其难看的笑,他把从药箱里拿出来的药膏放在桌子上:“这个抹在你的私处,一天叁次,两天就能好了,肚子疼吗?”

    “有点。”

    天赋异禀的男人,能把人给折磨成这样,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那我再给你开点药,有什么不舒服的打电话问我。”秦学义合上药箱:“烧退了就没什么大问题,药一个小时后,我托跑腿给你送过来,我的任务完成了,走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秦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她困乏的半阖眼,无精打采状态,指了指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我这,被他用皮鞋抽出来的伤,你看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连先生又有新武器了。”他从咖色大衣里拿出手电筒打开,轻轻拨开她的发丝去照亮观察,指腹摁在伤口周围,听到她从喉咙中发出一阵细微娇嗔。

    “额,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拿过门口酒店管家从跑腿那里接过来的药袋,宓卿又拨通内线电话,叫了一些清汤寡水的饭菜。

    她穿着宽大的黑色衬衣,下面套着十分不和谐的酒店睡裤,高挑纤瘦的身材,仿佛被风一吹就倒,随手盘在脑后的长发,只留下来杂碎的几缕拂过脸颊。

    坐在宽大的餐桌前,拿着手机打开一部电视剧,立在盘子和盘子的棱角中间,刚吃了没两口,一通电话便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拿起手边的茶杯咕咚一饮而尽,咳嗽两声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些,才接通。

    “妈。”

    “宝贝,现在忙吗?”她语气有些小心。

    “不忙,我在吃饭呢,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那边的声音顿时轻松了许多:“没事,我跟你爸在看你今年初的颁奖典礼呢,这个叫什么,最佳女配角!最近好多朋友打电话跟我来问,能不能问你要些签名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别担心,妈都给你拒绝了,你平时忙,一日叁餐可不能落下,你喜欢吃炒尖椒,你爸给你买了好多尖椒,放在家里也没人吃,看看你住在哪,给你寄过去,要不……你回来吃也行。”

    她笑,看了眼窗外耸立的高楼大厦,疲乏的眼中多了温柔:“我最近不忙,后天我就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,真的啊?”那边的语气是遮掩不住的激动:“那我可得让你爸多做些,你还想吃什么告诉妈!”

    “不用那么费心,一点家常菜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!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的,这次不准再说不回来了啊,一定得回来!我们大半年没见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隔着电话,她也能听见另一边她爸在笑。

    的确已经很久没回去过了,想起家里面的饭,再看看面前的山珍海味,食不甘味。

    她推迟了一周的通告,伤好之后还剩下叁天的时间,宓卿打算用这叁天回家,走的那日穿上来之前的那件臃肿大衣,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出了酒店打车到机场,要付钱的时候,她从口袋里摸出来了一张黑卡。

    不用想,也知道这是谁的手笔。

    爸妈在家等了她四个多小时,饭菜不知道加热了几次,太久没回来了,发现客厅的墙上都挂满了她的个人海报,电视机里还在播放着她参演的一部古装电视剧。

    宓卿看着墙上的那些自己觉得有点瘆人,他们很兴奋的跟她说会用了手机,加入后援会每天都在打榜,拿着手机滑动,给她看她贡献的功劳。

    “妈,不用那么费力的,那些打榜都是公司操纵,况且在上面我也没有自己的账号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没有我才要帮你看看的,每天那么多人说你坏话你不知道啊!看这个气坏我了,说只是长着一张脸没本事,我呸!我生出来的女儿有多大本事我知道,再说这张脸长得漂亮别人还没有呢!”

    她用筷子抵着额头苦笑:“你别这么在意,气坏身子怎么办啊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男人用筷子敲了敲盘子:“行了!宓卿好不容易回来一次,你跟她说这些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谁家的爸妈见得自己女儿被别人给说坏话啊,我们女儿有本事,别人就有一张嘴!”

    宓卿夹着一块肉放进她的碗里:“就是这样我才不想让你们上网看到这些,那些新闻都不要信,都不是真的,可别被人带了节奏。”

    “你女儿什么样,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?”她托腮笑,撒娇的蹭上她的肩膀:“好啦把手机放下,吃饭重要。”

    女人乐的眼角细密的皱纹往上挤,将手机放在了桌子上:“你啊,别给我学的那么单纯,外面花花世界这么复杂,万一看见有钱的男人被拐跑了怎么办!那些都是图你的长相。”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