魏承泽 - 拼命扇脸只是为了逃脱惩罚(ωоо1⒏ υiр) 落在枝头凤凰是个断翅(BDSM 性虐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“啊…哈呜,贱狗不行……啊要到了,到了呜呜,哈救,救命!”

    脖颈捆绑的银色铁圈,将她狠狠勒紧,连接的链条被抓住在男人手中,往上抬起她的脑袋,喘气声粗重阴鸷问:“想让谁救你呢,嗯?”

    “呜呜啊,没有人,没有,请主人嗯,在,在贱狗的体内释放。”

    她穿着一件黑白色兔女郎的情趣衣物,两双纤细的长腿套上网袜,跪在床上,裙子开叉露出雪白的背,紧贴式包裹住前凸后翘的身材,被挤出来的巨乳勒紧在胸前的叁角布料中,乳沟往下看去如同深渊,没入底处庞大的挤压着深沟。

    男人肉茎狰狞,怒张跋扈,庞大的性器上黏着全是润滑油光泽,捅破在骚逼下面网袜的一个洞口,硬是撑裂开几条线的布料,透过洞口没入女人花唇里。

    因为带着长长的发箍兔耳朵,男人每次侵入在她体内,支棱起来的耳朵,耳尖总会晃晃悠悠的跟随着晃动。

    拽着手中的链条,逼她窒息的将脑袋往后仰,冰凉的粉唇贴她的耳朵,滚烫的呼吸喷洒在她耳朵尖尖上,手指恶意摁在被他扇肿的脸上,宓卿娇红的脸像是蒸熟透的苹果,被日操到了巅峰。

    可若是再细细听她齿贝中发出的呻吟,便会听出她满是痛苦,就连额头落下来的冷汗,吸紧的腹部,都在拼命排斥下体这根非人的巨物。

    “呜啊,贱狗,要,要被嗯插死了,了哈!”

    男人在她耳边发出低吟的沉笑:“不如就插死你如何?”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好,好嗯,贱狗的命,是主人,的啊。”

    他双眸里没有情欲,打量着她略有狰狞的表情,垂眸去看胸前那对凶器,乳房被挤压的庞大,他大手掐上去,居然都裹不住,要知道,他的手可以轻而易举的抓住她整张脸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你的奶子比你的脸还要大。果然你的身体,就适合穿这种东西,卖淫的感觉如何,小狗?”

    “嗯好爽,主人的,鸡,鸡巴,插得贱狗逼好……好爽呜呜。”她颤颤巍巍的双唇中吐出令她自己都想咬断舌头的话,那根鸡巴气势汹涌,待发很久了,开始的插入不过是给她点前菜,现在才是折磨她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那我倒要看看,今天的狗,能受得住多久。”

    他推着她的脑袋,松了手中的铁链,宓卿头用力往床上栽下去,看到链条落在自己的脸庞,张开嘴去咬住,抓着身下柔软的被子,呜咽着唰唰掉泪,手背用力凸出了细嫩的青条。

    阴肉紧吸他鸡巴上的青筋,有了润滑油,无论她情不情愿插入的都格外顺利。

    他神色严肃,将大手放在他一掌都可握断的腰肢上,在被他扇肿的屁股上又是一抡!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宓卿吃痛咬住铁链发出闷叫,眼泪一股股挤出来。

    隔着网袜,屁股都已经紫了,粗大的鸡巴顶穿了她的子宫,快要操到胃了,这不是常人可以容纳的东西,她每一次被干翻到床上,通常撑不过两分半就开始求饶。

    而这次,也仅仅只是用了叁分钟罢了。

    “呜啊救救命,主人啊……贱狗,不不要啊了,求,您,哈救,救命,救我啊呜呜救命啊!”

    会被捅穿的,她会被捅穿的!

    不是没有过,上次的子宫出血,她到现在都记忆深刻。大哭着铁链也从嘴里滑了下来,嘴角流满了口水挂在下巴晃晃垂着:“会,会痛烂的,主,主人贱狗不要了啊……不要了!”

    她越是这么说,男人操穴的动作便越快,卵蛋啪啪甩拍在她肿红的阴唇上。

    “除了忍,你还有别的办法吗?”

    他轻飘飘的吐出这么句话。对于她的痛苦来说,男人的风轻云淡就是对她最大的对比,平坦腹部里凸起的痛苦,宓卿哭的昏天黑地,精致的一张妖脸,被哭毁的泪痣也不再那么动人,天叫不灵,喊地不应。

    她太痛了,膝盖跪在床上试图往前爬走。

    “痛,贱狗痛啊!求求主人,怜,怜悯贱狗啊,哈救命……贱狗求求了,救命啊,救,救贱狗……”

    连胤衡看着她的动作,不做声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下一秒,花唇啵的一声抽离了庞大的鸡巴。她惨叫哭啼往前爬,想都没想便摔下了床,缩在床头柜那头墙壁的角落里,抱着头发抖的时候,才清楚自己都干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眼角挂着的泪珠还未落下,她胆战心惊的抬头望去,男人依然保持着跪在床上的姿势,胯间怒张血管的鸡巴高高杵直紧贴腹肌,他嘴角勾翘起的弧角冰冷冻人,凤目妖魅,暗舔着上颚的牙槽,冲她歪了头:“嗯?”

    宓卿怕的全身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她以为他会拦住她的,不曾想却直接放了她跑,找出惩罚她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呜呜。”

    不不不!他的手段她没办法承受。

    “主人我我错了,对不起,贱狗是太疼了,贱狗知道错了啊!贱狗知道了!”

    他嘴角那丝弧度也彻底扯平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打算一直在那里跟我求饶是吗?”

    “呜不是,不是!”

    宓卿跪了起来,穿着兔女郎的情趣服,总能将她身子衬托的妖媚性感,就连哭惨的脸上都带着勾引,晃动垂下来的双乳朝他慢吞吞爬过来,跪在床边,抬起手朝自己脸上扇去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呜对不起!贱狗知错,贱狗知道了!”

    啪——啪啪——啪。

    一掌接一掌。她害怕被他亲手虐待,于是只能自己先教训自己,一边哭着将自己的脸抽歪,她的手掌不敢没力,哪怕是打的手心泛肿,也要自残的朝自己脸上狂扇,长发黏在嘴角的口水和眼角泪珠上,她的哭声都被巴掌声遮掩。

    连胤衡面无表情看着她的举动。

    “求你,饶了贱狗,呜贱狗错了,错了,真的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抽了十五下,手几乎疼到举不起来,在被车上扇的那两巴掌已经泛成了青红,她的脸,被自己给抽烂了。

    可更绝望的,是男人抓住她的头发,没有丝毫温柔将她托拽到床上,掐着她的脖子将她死死摁下去,宓卿窒息的踢着双腿狰狞瞪大眼呼救,浑圆的脚趾用力钻出了网袜的空隙,她双腿将被子都蹬了下去。

    男人跨起长腿,跪坐在了她的胸前,张裂开的嘴巴,被那根滔天巨物,用力捅入口中,鼓起烂掉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呕——”

    逼得她嘴角撕裂也要用喉咙夹紧!

    追·更:po18sf。cᴏm(woo18 uip)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