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八线写手太阳 - 你这是要哥哥的命啊(微h) 橘子罐头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如果用一种吃的来形容关于的话,那就是橘子罐头了,外表黄灿灿,里面甜丝丝,汁多肉嫩,酸中带甜,尝一口,后味无穷。

    他是她那些苦涩灰暗的时光里,为数不多的甜。

    于果然突然莫名的恐慌,像是为了证明什么,她微嘟着唇,眯着眼看关于,小声又坚定,“关关,我们做爱吧。”

    关于喉结滚了滚,脸色变幻不定,再出声,嗓音已经带了几分哑,“于果然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于果然:“知道啊,中文做爱,英文make  love。”

    “次奥,都他妈的谁教你的!”这是关于第一次说脏话,关家书香门第,家教严格,关于从小就品学兼优自带光环,是青檀镇一支花,是家长口中的别人家孩子。

    但是下一秒这个冷静自持的关小花就化身关小狼崽将她倒在床上,霸道又不失温柔的吻狂风骤雨般袭卷而来,于果然怔怔出神,觉得关关周身散发着迫人的气势,和平常很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要做吗?张嘴。”他贴着她绷紧的唇,轻声引诱。

    于果然瞬间精神了,对啊,明明是她先说做的,在气势上怎么能输,于是她化被动为主动,张开嘴,抢先伸出舌尖舔过他的唇瓣,滑进他的口腔,勾着他的舌头纠缠搅弄。

    关于手指插进她乌黑的发里,掌心贴着她的后脑重重压向自己,加深这个火热缠绵的吻,另一只手隔着奶白色的毛衣,已经覆上女孩饱满的胸口,暧昧又反复地揉捏成各种形状,掌下丰盈柔软,于果然没有穿内衣,所以触感更加明显,沿着神经,密密地传遍全身。

    “唔…”胸部传来的快感让于果然忍不住呻吟,嘴巴被堵住,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颤音,听的人更加血脉喷张。

    吻到于果然快缺氧,关于终于舍得松开她微微红肿到唇,低下头吻上她小巧精致的下巴,光滑细腻的脖颈,时不时啃咬舔弄,舌尖扫过女孩白皙般的肌肤,引得于果然阵阵发颤,下体也分泌出动情的粘液,湿答答的粘在棉质内裤上。

    关于的手指下移,正准备卷起于果然的毛衣下摆,却被她的手掌突然按住,以为她是叫停,却没想她眸光晶莹,脸颊潮红,却坚定地一把推开他,转而换了歌姿势,骑到她身上,像个高高在上的女王,磨着小牙恶狠狠地道:“我也要像你欺负我一样欺负回去。”

    关于轻笑出声,看着她的眼神温柔又无奈,却还是很配合地双臂张开,一副任君采撷的架势。

    于果然轻轻哼了哼,也有样学样地吻过他的眉眼,下巴,起初他还能平静,直到她温热的唇舌卷过他地耳垂,关于瞬间身体紧绷,嘴边忍不住溢出一丝呻吟,声音很小,但是房间本就狭小静谧,于果然立马捕捉到了,眼睛一亮,不怀好意地扫了眼他躲避的眼神和充血的耳朵,“关关,原来你的耳朵这么敏感呀。”

    关于眼里闪过懊恼,伸手握住她的腰肢,想要反扑回去,被于果然眼疾手快地按住,软声哀求,“关关,说好让我在上面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叫我一声哥哥。”某人得寸进尺地提要求。

    于果然脸皮一向厚,腆着脸道:“哥哥,好哥哥,妹妹也让你舒服舒服好不好呀?”

    草!关于感觉到一股热流往下,汇入生机勃发的那处,于果然的嗓音本就甜的要命,平常生气都根撒娇一样,真的撒起娇来,唉,他叹了一声,反手把身上作乱的女孩捉住,“你这是想要哥哥的命啊。”

    _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关小花是果然生命里为数不多的甜啦啦啦,青梅竹马好好磕,求求珠珠啦,真的好想要珠珠啊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