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莫西灵 - 第六十八章陆恩的电话 娇生灌养(NPH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两个人回到酒店时已经很晚了,苏御又一副吃不够的样子,折腾了几个小时,刚刚睡下,她就被一阵又一阵的手机铃声吵醒。

    江晚灵迷迷糊糊的抓过手机,看了看署名,陆恩???

    清清嗓子小声接起,“喂,陆恩?”

    “叁嫂,你能来趟a市吗?”

    “啊?发生什么事了吗?我现在在国外一时回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跟苏御在一起吗?”陆恩一语中的,她有点窘迫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不是容临有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“叁哥为了你,没了半条命,你却跟别的男人在国外享乐,呵。”

    江晚灵在听到“半条命”时就倏地坐起身,拿着手机举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容临怎么了?喂?陆恩?”

    陆恩直接挂断电话,江晚灵再打,他挂断,再打。

    “陆恩你说清楚,容临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声音不再压抑,苏御被她吵醒,打开床头灯,看她心急火燎,搂上她裸露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陆恩听到男人轻声的询问,皱着眉又挂断电话,再不接她的电话。

    江晚灵急的眼泪一直冒,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苏御,我要回去,我要去a市。”

    男人把她搂进怀中,“你别急,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“容临的朋友……说容临只剩半条命,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我要回去!”

    “好,你别急。”

    苏御披上睡衣,算了下时差,拿过自己的手机打了几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安排人,先去打探下消息,已经订了机票,起来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去机场。”

    江晚灵慌乱的点着头,下床穿衣服,一股脑的把东西往行李箱塞。

    “这些衣服都不要了,带上必需品。”

    苏御看她一副魂不守舍的状态,叹口气把她按坐到一旁的沙发上,检查着房间,收拾好东西,帮她穿好外套,两个人赶往机场。

    辗转回到本国已经是十几个小时后,下飞机是本国的凌晨,江晚灵急匆匆的往机场外奔,十几个小时的提心吊胆让她双腿发软,苏御从后面捞住她。

    “慌什么?”

    苏御已经有点不悦了,下飞机看着对方发来的消息,他已经基本掌握了情况,打着电话拉着江晚灵走出机场,坐上过来的车。

    “苏少爷,是直接去医院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凌晨的a市还算畅行无阻,司机带他们一路奔向医院,进住院部。

    江晚灵脚步虚浮,脑子乱哄哄的,下了电梯走进长长的走廊。

    凌晨的医院住院部安静非常,两个男人放轻脚步,江晚灵挽着苏御才不至于软下身去,她脑子里的弦绷着,在飞机上幻想了很多场景。

    半条命什么概念,是刀伤还是枪伤,是失血过多还是昏迷不醒,是还在抢救还是怎样?

    苏御抓上她的手,冰凉刺骨,看她这个行尸走肉的样子,容临没什么事她倒只剩半口气了。

    到了门口,司机站定,她还无所知的往前,被苏御拉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江晚灵伸手就想去开门,苏御拦住轻敲了下房门。

    门很快的被打开,陆恩扫了几眼来人,皱着眉,定眼看在江晚灵面上,侧身把他们让了进去,司机等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江晚灵奔到容临床前,男人没有醒的迹象,江晚灵蹲跪在床边,手颤抖着不敢去摸他浑身的纱布。

    “这是伤在哪了?”

    “颈部,前胸,背部,头上也有一处,下午刚从icu出来。送医院的时候,昏昏沉沉叫过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苏御皱着眉,事情比他预估的严重,容临的祖父母应该比较疼爱他才对,他又是特种部队出来的,按理不至于伤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陆恩对苏御没好印象,什么都不想多说,江晚灵摸上容临的脸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说是因为我?”

    “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,只知叁哥不肯接受家里的安排娶他二婶的侄女,爷爷生了气,大概是动了鞭子。我到的时候破裂处已经严重感染了,人在屋里,高烧没人管,不止鞭伤,严重的是各种硬物击打伤,具体情况还要问叁哥。”

    “没人管?什么叫没人管?他们怎么这么狠心?会有这样的爷爷吗?”

    “晚灵,别激动,不要影响他休息。”

    江晚灵眼泪大颗的往下掉,握着容临的手,伏在床边痛哭出声。容临口口声声有爷爷奶奶的偏爱,就因为他不想跟别人结婚,就被打到重伤昏迷,还没人管至伤口发炎,连个看护的家人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苏御走到她身边拉她起身,她死死抓着容临的手不放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做什么?这么点小场面都压不住,还想替他出头?”

    江晚灵咬着牙站起身,任苏御扶着走到一旁坐下。

    “你一整天没睡,去那边床上休息下吧。”

    她稳了稳心神,摇摇头,“我睡不着,你也一天没睡,去休息下吧,不用陪我。”

    苏御没说什么,握紧她的手,又陪她坐了一夜。陆恩在一旁看着他,苏御眼神凛冽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小鞠一早站在关山月房门外,踌躇半天,前因后果他已经都查清楚,犹豫着要不要汇报给自家主子。

    关山月懒懒的打开房门,看到满面迟疑的小鞠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,直接讲。”

    “关爷,江小姐回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嗯?不是要在欧洲过圣诞的吗?”

    “爷,江小姐去了a市。”

    关山月蹙起眉,“去书房说。”

    青丝垂坠在背后,双手交叉撑在下颌,盯住小鞠。

    “爷,容家容临被容老爷子和容成所伤,重伤入院,江小姐因此连夜从欧洲赶到a市。”

    关山月闭上眼思索着几人的信息,苏家苏御,沉家念慈,容家容临……还真是不少啊……

    再睁开时小鞠被那目中的寒光刺的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“去a市。”

    “爷,此番实在不必您亲自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妨,提前去看看大哥,年时就不必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长老们都对您颇有微词。”

    “呵,微词,有用吗?”

    男人一脸玩味的不屑,傲然睥睨,站起身,“去准备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陪江晚灵坐了一夜,天微亮苏御的手机就开始响个不停,他频频出去接电话。陆恩带着早饭进屋,放到江晚灵面前的小桌上。

    “叁嫂吃点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饿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,撑不住的,吃完睡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苏御进门,看了眼两人,又看看桌上的早饭,点点头道谢,坐回江晚灵身边。

    “吃点吧,陪我吃点好不好?”

    江晚灵肿着眼睛看看他,点了点头,夹起一只包子递到苏御的盘子里。

    陆恩不能理解,江晚灵对容临的紧张他看在眼里,一个军人的直觉那感情真的不能再真,可是她对苏御看起来也是爱意满满,一个人真的可以同时爱两个人吗?

    “你电话一直在震,不接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公司那边?你回去吧,我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放你自己在这我不放心,更何况明天还是你生日。”

    江晚灵放下碗筷,不顾陆恩的目光,抱上苏御,眼泪又掉下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苏御,真的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傻话,嗯?”

    “你带我去欧洲是为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我们两个之间,无需说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苏御松开女孩的怀抱,从怀里拿出一个首饰盒,打开,是一枚蓝宝石戒指。

    男人拖起她的左手,将戒指套上她的中指,她没动也没躲。

    苏御抬眸对她笑着,“我从没送给过任何人戒指,拍卖会上一眼看中,就拍了想送给你,本想在圣诞村给你带上的……等将来到了那天,再买只更美的带在这里。”点了点她的无名指。

    “虽然这种情况下不合适,但还是想说,生日快乐,宝贝。”

    江晚灵眼泪又开始落,视线模糊,眼眶痛的不行,抱上苏御,他短短的小胡渣蹭在她薄透的皮肤上。

    “你快回s市吧,我自己真的可以,你多赚点钱,好娶我啊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都轻笑出声,苏御蹭蹭她的鼻尖,眼眶也红红的。

    借病房卫生间整理了下仪表,苏御走到陆恩身前,陆恩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叁嫂由我照顾。”

    苏御点点头,又过去拥着她,江晚灵朝他笑笑,让他放心,容临醒了会随时跟他联系。

    “那我回家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他怎么放得下心……

    动用了太多关系,父亲那边又接到消息,公司的事又一大堆,苏御少有的觉得心焦。

    从皮夹拿出她当时留在公寓的副卡,塞到她手里,叮嘱她不管有什么要用钱的地方就直接刷,她用的多他才有赚钱的动力。

    江晚灵想送他去楼下,苏御摇头拒绝,北方的冬天太冷,怕温差过大冻坏她。

    “躺下睡会儿,你睡着了我走。”

    江晚灵无奈,躺到陪护床上,她脑子里千头万绪,原本以为睡不着,但神经绷的太久,一闭上眼,很快就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苏御松开她的手塞到被子里,起身,跟陆恩打了招呼,看了容临一眼,离去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这一章不知道写的够不够好,但是写的时候边写边哭-  -矫情的很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