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莫西灵 - 第六十五章吃醋 娇生灌养(NPH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江晚灵照例来到剧组等候安排,昨天凌霄的话突然就给了她个惊醒。每次她到的时候,大家已经早都在做准备或者开拍了,这是剧组,确实不是她自认为理所当然的朝九晚五。

    “周姐,我是不是太放松了,你们晚上是不是也经常加班到很晚啊?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你不用在意,老板关照过的,你就还是按你的时间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江晚灵有点不好意思,捏了捏耳朵掩饰自己的局促。

    好死不死,当天阮熙的助理就拿这个说事了,某公司的化妆师就是大牌,来的比演员还晚,收工比谁都早,来去随意,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。

    江晚灵继续手里的补妆工作,没去搭理那个助理,就像她说的,她们就是羡慕嫉妒恨,再去回应,未免掉价。

    沉念慈到的时候很快锁定江晚灵忙碌的小身影,脚下步子不再慌乱,走到离她几步远的地方站定,默默等她忙完。

    阮熙瞥到沉念慈,扬起笑脸刚想上前,看到男人温情的目光一直锁定在江晚灵身上,耷拉下脸。调整了下面部表情,坐到了一边,装没看见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今天外拍,你跟我走吧?”凌霄不知道从哪冒出来,找到江晚灵上前拍她的肩。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江晚灵没什么好脸色,手下正补妆的演员已经冒星星眼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我今天脸上要做伤痕妆,你去再合适不过了!”

    “你可真好意思,昨晚也不知道叫我,我带着妆睡了一晚!你知道多伤皮肤嘛!”

    “抱歉抱歉,下次一定叫醒你,不,下次我亲自帮你卸,你好好睡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两个人的对话信息量巨大,正在化妆的演员两股战战,知道了这种事会不会被灭口啊……

    沉念慈神情冰冷,缓步上前。

    “晚灵。”

    “师……沉先生,你怎么来啦?”

    凌霄看向来人,扬起笑脸,露着一口好看的牙齿。

    “沉先生这么早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沉念慈撇了一眼凌霄,没说什么,对着身前的女孩儿笑的温柔。

    “炖了燕窝,忙完来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工作呢,不太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在一旁等你中午收工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,那得等好久,我一会儿就来吃。”

    凌霄上前一步,“姐姐,我一会儿就开拍了,你还不抓紧时间帮我做伤痕啊?”

    “你也看到我这边也走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同一个公司,你当然先要顾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。”

    江晚灵和凌霄同时看向说话的沉念慈,男人把小炖盅放到女孩儿手中。

    脱下外套,优雅挽起一截袖子,随手翻找下江晚灵的化妆用具,直接要帮凌霄做伤痕。

    “师……沉先生,这边人少,你脱了外套会冷,去凌霄休息室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很快。”

    沉念慈看了眼凌霄的面部,简单咨询了下拍摄内容背景,拿出肤蜡迅速的开始做刀伤和断指伤。

    凌霄耸耸肩,坐好,抬头看着他,笑的意味不明,带点挑衅。沉念慈视若无睹,冷漠的做着手里的工作。

    江晚灵忙完凑过来时,周姐已经在旁边看呆了。沉念慈较为低调,在国内圈子里只是闻其名,不识其人,周姐对江晚灵附耳细语。

    “小江,你这个朋友很厉害啊,手法太娴熟了。”

    “忙完了?去把燕窝喝了。”沉念慈抽空看了她一眼,朝小炖盅投去个眼神。

    江晚灵躲在一旁端着燕窝小口的喝,周姐又凑到她身边,眼睛不离沉念慈的手。

    “小江啊,这……真的不是你男朋友?”

    江晚灵矢口否认,周姐点头道,“对你这么体贴,还这么厉害,我都想跪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个小伤痕就能看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他手上不间断,每次连量都取的恰到好处,感觉形成肌肉记忆了。”

    沉念慈根据经验,在凌霄手背和手指的甲根也做上劈裂的伤效,导演满意到不行,抓着凌霄就去外拍了,场内副导演继续导戏,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。

    江晚灵忙给沉念慈递毛巾净手,男人细细的擦着手指,仿若不经意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昨晚在哪睡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在家啊。”

    “打你电话,凌霄接的,再打就没人接了。”

    江晚灵伸手去翻手机,果然好几个未接。昨晚衣服都没换,睡的拧拧巴巴,今早累的不行,差点迟到,根本没时间看手机。

    “抱歉师父,我没听到,我手机昨天调的震……咿,什么时候调成勿扰模式了?”

    沉念慈炳若观火,没再深究,有些事情说出来不若直接隔绝。

    “明天该来做做练习了吧?教你的东西还记得多少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我还想请几天假呢,我跟苏御约好去欧洲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脸色瞬间不好了,江晚灵忙道歉,“对不起师父,我原本计划今天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去欧洲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过圣诞节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沉念慈转身离去,留给她一个背影。

    她瞥到椅背上的搭着的外套,拿起想去追。

    “老师,好几天没见您了,听说前几天您跟那边起冲突了啊?”

    她经手的第一个小演员候场,跑到她跟前问候她,江晚灵看着沉念慈消失的方向,转头敷衍微笑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误会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我是来谢谢您的,我那天的戏导演直夸我进步了,这几天就没怎么说……都是您的妆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,我不这么认为,肯定你自身演技的关系,顶多就是那天画的合你心意,你越发自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!老师说得对!我不差的。”

    江晚灵笑笑,“我有点事情,一会儿回来我们再聊。”

    招招手朝着影棚外追去,才刚到门前的大走廊,一双高挑的身影顿住了她的脚步。

    阮熙不知与沉念慈聊着什么,明媚动人的很,像是越说越激动,马上就要落泪。沉念慈去摸手帕才意识到外套忘了穿,不经意一个抬头就看到了拿着自己外套的江晚灵。

    江晚灵开始挪动脚步,走到两人身前,外套往前一递。

    “沉先生,你的外套。”

    男人刚接过,江晚灵头也不回的走了。明明被她气的不轻,这下倒好像是他不占理一样。

    “阿念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不用说了,只是以后,别针对她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阮熙望着沉念慈迈出影棚的背影,暗自咬牙,她昨天就去过莱茵别馆,却被安保拦住告知,自己早就在可来访名单上被除了名……阿念是自己的,不论过去多久,这都是不能改变的事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你们的留言变少了好多~是不爱我了咩~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